琼玖。

复健,有心无力啊。

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拥有“感情”这样好似鸡肋的黑暗能力,在白天的世界获得人类的喜爱成为名演员却轻而易举呢。这一句台词应该颤抖着表达爱意,那一眼注视蕴藏的嫉妒…只要明白剧本的每一处需要什么情感,运用能力就能调动自己的感情恰到好处表达出来,这就是——支葵雅美,不,“长泽雅美”能饰演无数感情丰沛而活灵活现的角色的秘密所在。
然而,过多的使用“感情”的同时,疑惑在心中愈来愈大。在“长泽雅美”完美演员面具之下的支葵雅美,真正的感情是什么呢?对元老院下达的“额外工作”也好,对大伯父安排的会面也好,雅美都按照正常剧本走向选择了顺从,运用能力为人类高层和元老院牵线搭桥,也为支葵家带来助力与盟友。嘛,毕竟“感情”不止作用于自身,稍稍认真一点还能影响别人啦。
调动自身的感情,操纵他人的感情,支葵雅美——感情的操作者,逐渐失去了表达真心的能力。从表面来看,她失去了能打动观众的真正感情,演员失格。

直到她望进了一双红蓝异瞳。夜宴上正在与伯父授意的贵族吸血鬼虚与委蛇,脸上是人类杂志评选出的“治愈一切的笑容NO.1”,贵族开的玩笑着实让她无法接受,只好掩了嘴略显尴尬的别过脸转向阳台那边。
然后猝不及防的撞进那双充满兴味,深处却是万年不化的郁色异色瞳。啊,真好看呢。就像经纪人祥子小姐偶尔秀出的咪酱一样。
稍微走了一下神,面前的贵族也发现了,稍微有点生气的伸出手抓向她的手腕——“雅美小姐,之前说的事情还请——!!”
“阿拉,似乎打扰到你们了。”一只手突然从身前绕过,搭在她礼服露出的肩上,把她带入身后的胸膛。
——完全反应不过来!这种强大的威压是谁!什么时候在后面的!尽管内心已经纠结成一团乱麻,既为眼前贵族的咄咄不放,也为身后不速之客的闯入,雅美还是摆好了自己的笑容,疑惑又无辜的稍稍转向身后,“您…?”
未竟的话语止于另一只手绕上了她的腰,整个人被紧紧扣在来人怀里,接着肩膀稍稍下陷感受到了重量,一个苍白的下巴从后面压了上来。在短暂的沉默后,宴会上的众人纷纷俯身行礼,一声声“玖兰大人”、“李土大人”中,下巴的主人又将头埋进了雅美的颈窝,凌乱卷曲的黑发撒在胸前有些痒,雅美却丝毫不敢动弹,有温热的东西轻轻拂过她脆弱的脖颈,只要一用力支葵雅美就会化作一地飞灰,但等级的压制让她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的举措,就算是下意识的运用她无往不摧的能力试图影响感情也好比传送到一半就失去行踪的信件,不知所踪。背后的人发出了一声轻哼,然后终于露出了獠牙,咬下。

再睁开眼时已经身处一间黑暗的卧室。失血过多的后遗症让雅美还有些晕沉沉的,陷在柔软的床铺中努力睁开眼睛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没看到自己的床幔,不是在自己家中啊。难道是被宴会主人移到了客房中?说起来,真的好饿啊。因为饥饿无心运用能力,脸上不见笑容,说是面无表情也不为过,眼底微微泛起红光,准备起身寻找食物。
然后一只手——啊啊真熟悉的场景啊,这只眼熟的苍白而骨节分明秀长的手拂开雅美额间的红发撑在她脸侧的枕头上,进而一个身体覆盖上来占据了她整个视野。即使没有灯光雅美都能看清那左红右蓝的眼镜。
“终于醒过来了呢,雅美。”玖兰李土,没记错的话被吸血时一直都听到这个名字。玖兰家的家主,level A的君王,好像惹到了麻烦的大人物。昏迷后为什么没有被同行的伯父带回支葵家也有了解释,被毫不犹豫的扔给了这家伙。总觉得要完,继续失血的话level B的自己就此死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那样的话祥子小姐会因为找不到即将开拍的电影主演而抓狂的吧。无法集中精神,放任思想散漫开来的雅美平躺在床上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死活。成为纯血的饵食,一点都配不上名演员的糟糕死法。
“是因为失血而无法做出反应吗,真无趣啊,”已经碰触到脖颈的獠牙又收回,转而在自己的手指上咬开了口,屈尊降贵般伸到雅美嘴边,“来吧,好不容易得到的玩具可不能轻易坏掉。”
支葵雅美在纯血种的血液流出的一刹那眼镜就红到发光,却犹豫着确认玖兰李土允许她进食的语气不似作伪才张开小嘴,让手指深入,剐蹭着她敏感的獠牙也追逐着羞涩的小舌。但很快,沉醉在血液的香气中她很快不满于被动的地位,用刚恢复的力气一拉一压将两人换了个位置,埋头舔舐手指上的血液,又不满足的用细牙扩大了伤口以得到更多的血液。
而玖兰李土,不知是受到了她随着力气恢复就运用的能力影响,还是本就放任,轻笑了声倒也纵容了她对纯血种的不敬,空出的一只手将蜷成小兽般的雅美揽入怀里,侧脸压上坚硬的胸膛,红发散漫开来还饶有兴趣的捉了一缕在指间把玩。

后来的故事就很俗套了。几日的互相喂食后雅美因为工作离开了玖兰李土的住处,高贵的纯血种在她胆颤的细小喃语中得知了工作地点,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就放她离开。

——    ——  ——  ——  ——
可能没有后续的即兴之作。
脑洞来源于补新漫画莉磨的回忆里支葵妈妈真的是很漂亮优雅的女演员,到第二季时间线露面的时候却怎么都觉得精神不太好恍恍惚惚的,唏嘘不已——关于血族可悲的爱情,残酷的等级压制。另外就是,我还蛮喜欢漫画里塑造的李土,真的和动画里的傻逼boss不一样求求你们看原著不要相信魔改动画啊!那一头卷毛深得我心,异瞳也是戳爆了我的萌点,然后我对长得好看的反派有特殊情节。
尽管如此,我不得不强调我的观点——玖兰李土不懂得爱,也不配拥有爱人。这篇脑洞在我的设想里,李土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爱上雅美的,一开始是因为“笑容”像树里而稍微有点兴趣就啃了一口,没错就是有替身这种狗血梗,后来是各方面推动,元老院也好支葵家也好树里悠也好,当然雅美也是很有魅力的女性啦,成功让李土对她很有xing趣的。但是李土执念一直都是树里啊漫画也没交代为什么可能玖兰家就是盛产妹控而李土只是变态一点的那种吧,总之,李土去抢优姬然后失败身体成渣了,gg。
再来是我设置的雅美。雅美喜欢李土吗?喜欢。爱吗?她已经疯了,不记得了。为什么给了她操纵感情的能力,甚至这玩意我都没详细想设定反正你们记住她能改变自己的感情影响别人的感情,一定程度上说是思想也可以,当然,等级压制,对李土的影响不存在的。漫画也好动画也好,支葵妈妈提起李土,说千里长得越来越像那个“混蛋”,怎么都觉得有些许哀怨呢。但又面无表情的太冷静了,于是设定雅美曾经喜欢李土,嘛毕竟是除了偏执没啥缺点的level A啦。雅美甚至在演员生涯里抽出一年孕育了千里。但李土这家伙吧,就像龙卷风,来的快又溜的快留下一地狼藉,他可能无意识撩过雅美,雅美心动了,但他永远不会安定下来付出真心,而雅美,也在受够了之后终于选择离开。她还是那个千里话语里“任性”的她,在李土身体成渣之后,她选择把能力作用于自己,试图完全剔除自己对李土的感情。失败了,雅美失去了所有感情,甚至常常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凭本能带着小千里离开支葵家独自住在外面拒绝外出,彻底退出荧幕,精神欠佳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身体又渴求所爱之人的血液,而千里体内有那个人一半血液。总之就是雅美和李土单方面切断关系把自己搞得很惨啦。
然后第二季时间线李土好不容易又见到了儿子又顺便借了千里身体复活,回学校前去看了一眼雅美,但雅美刚好在发病神情恍惚对他毫无反应像个人偶一样,李土觉得无聊又想着搞定优姬更重要于是想着以后再来把雅美接回去慢慢玩。然后,就彻底便当了。
雅美在一瞬间有所感应,不过很快又恍惚了,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难得清醒的地步。过几年,就是新篇的时间线,雅美熬不下去了,成灰。到底是绝望于从未得到李土的爱也好,还是放心于儿子千里和莉磨过得很开心也好,自由心证。

我不再爱她,这是确定的,但也许我爱她。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 —— —— —— —— —— ——
开放二次创作授权。
婉拒玛丽苏改写。
希望我的脑洞能让你做个甜蜜又绝望的美梦。

【维尤】Intimacy ~ 起

*年龄互换瞩目
*15岁维克多X27岁尤里

起 1.21
“尤里前辈~”维克多换好了训练服,哒哒哒跑到尤里面前,发现他正手忙脚乱的关闭INS。

“啊,马上。”尽管尤里极力掩藏,维克多还是从他微微发红脸色看出点不同,再回想刚刚被关闭的页面上一个熟悉的头像,似乎发现了什么哦?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

“别发呆了,过来帮我压下腿,小…维克多!”尤里似乎恢复平常那般,用一种近乎趾高气扬的语气指使维克多,但勉强改过来的称呼让维克多为他别扭的性格好笑不已。

“尤里前辈叫我维洽嘛,”满脸笑容,维克多此时脸上的笑容在尤里看来就是白痴,“作为交换,我可以在私下里叫前辈尤里吗?”

“啰嗦,随你了!”青年一脸不耐的随手将头发盘起,把腿平搁在休息椅上。他拉了拉紧身训练服的领口,举高双手,上身往前倾。维克多站在一旁看他,头部几乎紧贴膝盖,刘海滑落看不清表情,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正在努力够向最远处,“过来帮我压一下。”

闷闷的声音传出,维克多换到尤里背后,犹豫了一下弯身按下手,手底的温热让他指尖一颤。

“没关系,用力压就好。”又有闷音传来,带动手下的身体传来美妙的颤动。

“…啊。”维克多紧盯着训练服勾勒出清晰的一粒粒脊骨珠,感受行云流水般的肌肉的运动,“好瘦呢尤里前辈。”

“哈?身为花滑选手你想吃多胖?”手下的身体猛然转身,猝不及防间维克多感觉指尖划过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面前之人却浑然不觉,“超过莉莉娅的体重计划你可是会被打成肉酱哦。”

那嘴唇正吐出粗鲁的话语,可维克多还在回想刚刚的触感,一时呆愣。

“再帮我压一下。”

“…哦。”

—— —— —— —— ——
春节小剧场

“季说今天是他们国家独有的节日,全家人在一起回家吃饭呢。”

“俄罗斯人不过这个节日。”尤里站在门口,挡住试图往里溜的家伙。

“尤里,我们已经很久没有…”

“尤拉奇卡,是那个小混蛋来了吗?”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房内传来,又混杂枪上膛的声音。

“……快走吧小鬼,爷爷真会开枪的。”

“尤里再爱我一次QAQ”

——自大奖赛获奖当晚吃到尤里第二天被爷爷抓包,尤里被带回老家就再也没有亲亲抱抱过尤里的维克多,卒。

【维尤】Intimacy ~ 起

*年龄互换瞩目
*15岁维克多X27岁尤里

起 1.19
  圣彼得堡的天空依旧阴沉。大雪已经覆盖这个极北之地几周了,然而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城市的交通受到严重阻碍,寥寥几辆轿车吭哧喷着尾气消失在道路尽头,路边只有零星几位行人顶着风雪艰难前行。

  拉上窗帘不再看外面恼人的一片白色,尤里绕到床另一边的衣柜寻找合适的外套。陷在柔软被单中的辛巴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以保暖,仅露出眯成缝的猫眼试图理解主人的行为。众所周知,这位花滑界的小王子除开冰上华丽的考斯滕,私服却是固定在偏运动风的休闲外套上,常令希望舔到不同style男神的粉丝扼腕叹息。而这些外套常常厚不到哪去,起码无法抵御零下上十度的极端天气。前几年尤里还拼着年轻血气旺,在套头卫衣外披上外套就敢闯入冰天雪地里;今年在大奖赛上膝盖有短时间的僵硬险些造成失误,下来检查发现有冻伤迹象,从此注意上了保暖工作。

  “该死,”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雅科夫得知检查结果后黑如炭的脸色,间或得到消息的莉莉娅在电话里言辞尖刻的指责,“一个个的都啰嗦死了。”尽管这么说,尤里手下正将一件高领毛衣拉出来丢到床上。

  此时房门被叩响,两声之后门被推开,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果然——“尤里前辈,要出门的话要带好手套和围巾才行啊。”银发的小鬼一脸白痴般的笑容,手里提着搞笑而厚实的毛线织物。
“啰嗦!放在那里!”尤里头也不回,弯腰从衣柜底部抽出一条加绒的休闲裤,米拉小姑娘将包装袋递过来时期期艾艾的表情还记忆犹新。说起来,这些明显不是自己风格的衣物应该都来自他人赠送,那么刚才那件毛衣……

  “哇唔,我送的毛衣,尤里快穿上嘛,和我身上这件超配的!”维克多坐在床边,把辛巴从毛衣下抱出来,这只有狮子名字的喜马拉雅猫却并不感恩,蹬了蹬腿摆脱束缚,踱到床头继续窝成一坨,这次干脆把屁股对着维克多了。

  “你这小鬼为什么还没走啊?还有不要往我的衣柜里塞乱七八糟的衣服!再有下次就把你赶出去!”尤里气极,一把抓过维克多手里献宝一样捧着的毛衣,“你那是什么白痴眼神!老老实实叫我前辈听到没!”

  “可是,雅科夫不会因为我送尤里前辈这种‘乱七八糟的衣服’就让我搬出去自己住的,”维克多从善如流的改回了称呼,却一点也不怕前辈表露出的坏脾气,依旧摆出女性通杀的笑容,“雅科夫会给我报销为尤里前辈添置衣物的支出也说不定哦。”

  “你这小鬼……”尤里毫不怀疑雅科夫会偏袒维克多私自扩充自己衣柜的行为。再想想居所里不断增加的,打上“维克多”标签的杂物——名为马卡钦的幼犬、冰箱里不含酒精的香槟酒(*)、茶几上堆放的潮流杂志等,他开始后悔当时答应雅科夫让暂时没找到附近居处的小鬼和自己合租的决定了。

  结果最后还是穿上了维克多硬塞进衣柜的毛衣。披上莉莉娅交代雅科夫送过来的双排扣大衣,踩进小鬼不知道哪变出来的羊皮短靴,被小鬼烦的不行还带上了围巾手套,尤里 · 普利赛提以二十三年来从未有过的风格踏出居所大门,身旁是紧跟不放的小鬼。在不知道挣扎多少次后,尤里终于放弃抵抗,让维克多把手挽过臂弯伸进自己大衣口袋里,甚至为了配合小朋友目前150出头的身高,他稍稍弯向对方。

  “今天是休息日,尤里前辈起早要去哪里?”

  “当然是冰场啊,”金色长发的青年将头发拨到另一边,不至于滑落到小鬼头上,“你以为本大爷的金牌是天上掉下的吗?”

  “尤里前辈拿金牌不是理所当然嘛。”

  “哼,本大爷可是冰上的老虎。”

  “可是媒体都报道尤里是俄罗斯妖精呢。”

  “闭嘴!不许提那个愚蠢的称呼!”

—— —— —— —— ——
*来自和维克多同CV的某大爷设定集
新增设定 潮流前线维克多
忘了说,【起】的时间线是11岁维克多X23岁尤里,趁剧情没开始先疯狂撒糖XD

【维尤】Intimacy~起

*年龄互换瞩目
*15岁维克多X27岁尤里

起 1.14
  着黑色训练服的青年在冰上忘我跳跃、旋转,尽情展示自己柔韧的身姿,每一个动作都完美至极,束起的金发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阳光透过窗隙亲吻他被上帝所眷顾的面容。尤里•普利塞提,23岁,初升组就夺得当届大奖赛冠军,并以惊人速度成长、不断斩获花滑比赛金牌刷新记录的可怕而美丽的怪物。

  “гоблин.”场边观看许久的银发少年不自觉低喃。

  “这个词不要在前辈面前提比较好,”陪同新来的小师弟熟悉训练场的米拉收回黏在青年身上的目光,低头叮嘱眼冒星星的维克多,“尤里前辈觉得这种娘兮兮的比喻一点都配不上他。”虽然很贴切啦。

  “尤里!暂停一下,迎接新人了。”雅科夫从冰场另一边大步走来,人未到声先至。

  “嘁,”场上的尤里又完成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动作轻盈优雅,这才往场边滑来,不耐烦的刹在雅科夫面前,还故意铲了冰发出尖锐的声音,“有本大爷作为王牌,雅科夫你还找其他人干嘛?”

  “这是我从冬令营挑出来的好苗子,认真培养绝对会有不下于你的成就,”雅科夫对有‘俄罗斯妖精’、‘世界的瑰宝’美称的青年私下里常常有些一点都不符合形象的言行举止十分无奈,眼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少年引到跟前,为两人互相介绍,“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很有潜力的孩子,日后就作为你师弟和你一起训练了,要多多照顾他啊。而这位,我想你应该知道——”

  “尤里•普利塞提!我当然知道!尤里前辈好漂亮!就像反光的钻石那样美丽!”小孩一脸兴奋,那激动劲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去。

  “啊哈?!”一旁的雅科夫和米拉似乎能看到尤里头上炸开毛不停抖动的猫耳,“你这小鬼,说什么?”

  “啊又来了,”米拉烦恼的抵住额头,“前辈可完全不接受‘漂亮’、‘美丽’这样的赞美词呢。”

【维尤】Intimacy ~ 序

*年龄互换瞩目
*15岁维克多X27岁尤里

序 1.8
惯吃冷CP我已经习惯了,冷成维尤这样的北极圈还真不多,饿哭。
脑洞来源于一张小维给大尤梳辫子和一张17岁长发尤里的图。
看完全番,维勇好难拆开啊官方逼死同人。连尤里最后都说维克多已经死了,暗示尤里已经不执着于维克多。英雄奥塔的出现也为尤里安排了新的归宿…
可是我吃不进奥尤安利啊!奥塔那个神奇的发型!颜狗可是一眼站定俄罗斯颜组的!高举维尤大旗不动摇!
既然尤里在原作是憧憬维克多,让维克多一直把他当小孩,进而相伴多年却发展不了感情,那我就玩一把年龄互换咯。
—— —— —— —— ——
设定尤里27岁俄罗斯瑰宝,维克多15岁天赋惊人的后辈。尤里沿袭15岁升组就拿大奖赛金牌的原设定。维克多年幼时就被传奇般的花滑王子吸引。尤里也相当看好少年。维克多希望不断成长用自己的美丽让尤里只看的到他。维克多磨了老久最后尤里答应如果维拿到金牌就答应他一个愿望。(这下让维克多向往冰上美丽的尤里总能疯狂撒糖了吧。不是我吹,维克多那种老流氓性格玩年下绝对适合,特别对象是口嫌体正直的尤里。黏着系赖皮攻X别扭假高冷受)
第一话开始,因为年轻时太拼用了对心脏有极大负担的编舞,尤里下赛季将退赛修养。勇利作为男主不能不出现啊,依旧是垫底去了卫生间哭,尤里对有同样名字健康身体却因为心理素质差表现差强人意的勇利感情复杂,踹门(没想好更成熟的尤里会怎么做)把他教训了一顿。维克多赢了少年组比赛过来找尤里目击这一幕,对和尤里同名的勇利好奇。同时——尤里的眼里只需要看到我就够了。熊孩子维克多嘲讽了一下把勇利弄得更沮丧尤里别扭安慰他。
尤里不肯老老实实的待在俄罗斯修养,跑出去旅游,克里斯、奥塔的老家都去看了(奥塔依旧想和尤里做朋♂友嘿嘿嘿)最后是勇利家的温泉乡。然后沉迷于炸猪排盖饭决定留下来蹭个长期饭顺便帮一把勇利。
维克多在INS上看到尤里似乎有长期留下去的打算,担心尤里眼里看到了其他人,飞到了日本。
没有然后了,想不到除了让维克多顺利拿到金牌向尤里索取一个愿望还能搞什么幺蛾子。

愿望是一个吻嘿嘿嘿。
维克多趁尤里喝多夜里偷袭。
维分不清憧憬和爱,是奥塔刺激了他。
维克多把自己的情感带入eros来诱惑尤里。

你问为什么尤里没把维克多当小孩?
维克多夜袭的时候他是清醒的哈哈哈俄罗斯人的酒量。

脑洞合集
—— —— —— —— ——
1.9补
尤里经典曲目Agape,表达对身边人的爱→对祖国的爱。但至27岁不能完美演绎Eror的情感,因为不懂♂爱。
——“米拉姐,尤里没有喜欢的人嘛”
——“前辈喜欢他爷爷和皮罗什基”
试滑被维克多看到过很多次,维克多想要Eros作为升组曲目被拒理由是小鬼更不懂。
嗯现在维克多懂了,升组曲目伴我和Eros。
目前思考怎么把勇利和Eros扯上关系。

结构大纲已经定下来了。具体写下来好难。要仔细考据每一个人的性格特点该说什么话会做什么事。不是我吹,我真的脑洞一流文笔九流呕呕呕。我只想写撒糖小段子疯狂飙车。

—— —— —— —— ——
1.22补
“我没有太多时间了,Eros必须完成。”
体验欲望→跑去酒吧
被维克多带回来
儿童脚踏车

18.6.18补
已坑,开放二次创作权限
原大纲如下
副标题 关键词      时间线
起          约定      12X24为主
承          退赛      15X27
转          日本       ↓
合           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