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玖。

北极挖石油。

【维尤】Intimacy ~ 起

*年龄互换瞩目
*15岁维克多X27岁尤里

起 1.19
  圣彼得堡的天空依旧阴沉。大雪已经覆盖这个极北之地几周了,然而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城市的交通受到严重阻碍,寥寥几辆轿车吭哧喷着尾气消失在道路尽头,路边只有零星几位行人顶着风雪艰难前行。

  拉上窗帘不再看外面恼人的一片白色,尤里绕到床另一边的衣柜寻找合适的外套。陷在柔软被单中的辛巴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以保暖,仅露出眯成缝的猫眼试图理解主人的行为。众所周知,这位花滑界的小王子除开冰上华丽的考斯滕,私服却是固定在偏运动风的休闲外套上,常令希望舔到不同style男神的粉丝扼腕叹息。而这些外套常常厚不到哪去,起码无法抵御零下上十度的极端天气。前几年尤里还拼着年轻血气旺,在套头卫衣外披上外套就敢闯入冰天雪地里;今年在大奖赛上膝盖有短时间的僵硬险些造成失误,下来检查发现有冻伤迹象,从此注意上了保暖工作。

  “该死,”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雅科夫得知检查结果后黑如炭的脸色,间或得到消息的莉莉娅在电话里言辞尖刻的指责,“一个个的都啰嗦死了。”尽管这么说,尤里手下正将一件高领毛衣拉出来丢到床上。

  此时房门被叩响,两声之后门被推开,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果然——“尤里前辈,要出门的话要带好手套和围巾才行啊。”银发的小鬼一脸白痴般的笑容,手里提着搞笑而厚实的毛线织物。
“啰嗦!放在那里!”尤里头也不回,弯腰从衣柜底部抽出一条加绒的休闲裤,米拉小姑娘将包装袋递过来时期期艾艾的表情还记忆犹新。说起来,这些明显不是自己风格的衣物应该都来自他人赠送,那么刚才那件毛衣……

  “哇唔,我送的毛衣,尤里快穿上嘛,和我身上这件超配的!”维克多坐在床边,把辛巴从毛衣下抱出来,这只有狮子名字的喜马拉雅猫却并不感恩,蹬了蹬腿摆脱束缚,踱到床头继续窝成一坨,这次干脆把屁股对着维克多了。

  “你这小鬼为什么还没走啊?还有不要往我的衣柜里塞乱七八糟的衣服!再有下次就把你赶出去!”尤里气极,一把抓过维克多手里献宝一样捧着的毛衣,“你那是什么白痴眼神!老老实实叫我前辈听到没!”

  “可是,雅科夫不会因为我送尤里前辈这种‘乱七八糟的衣服’就让我搬出去自己住的,”维克多从善如流的改回了称呼,却一点也不怕前辈表露出的坏脾气,依旧摆出女性通杀的笑容,“雅科夫会给我报销为尤里前辈添置衣物的支出也说不定哦。”

  “你这小鬼……”尤里毫不怀疑雅科夫会偏袒维克多私自扩充自己衣柜的行为。再想想居所里不断增加的,打上“维克多”标签的杂物——名为马卡钦的幼犬、冰箱里不含酒精的香槟酒(*)、茶几上堆放的潮流杂志等,他开始后悔当时答应雅科夫让暂时没找到附近居处的小鬼和自己合租的决定了。

  结果最后还是穿上了维克多硬塞进衣柜的毛衣。披上莉莉娅交代雅科夫送过来的双排扣大衣,踩进小鬼不知道哪变出来的羊皮短靴,被小鬼烦的不行还带上了围巾手套,尤里 · 普利赛提以二十三年来从未有过的风格踏出居所大门,身旁是紧跟不放的小鬼。在不知道挣扎多少次后,尤里终于放弃抵抗,让维克多把手挽过臂弯伸进自己大衣口袋里,甚至为了配合小朋友目前150出头的身高,他稍稍弯向对方。

  “今天是休息日,尤里前辈起早要去哪里?”

  “当然是冰场啊,”金色长发的青年将头发拨到另一边,不至于滑落到小鬼头上,“你以为本大爷的金牌是天上掉下的吗?”

  “尤里前辈拿金牌不是理所当然嘛。”

  “哼,本大爷可是冰上的老虎。”

  “可是媒体都报道尤里是俄罗斯妖精呢。”

  “闭嘴!不许提那个愚蠢的称呼!”

—— —— —— —— ——
*来自和维克多同CV的某大爷设定集
新增设定 潮流前线维克多
忘了说,【起】的时间线是11岁维克多X23岁尤里,趁剧情没开始先疯狂撒糖XD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