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玖。

北极挖石油。

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我不再爱她,这是确定的,但也许我爱她。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  ——  ——  ——  ——
玖兰李土X支葵雅美(千里的妈妈)
OOC√,玛丽苏√
我流血族设定√
深坑预警√

Intro  Prelude
拥有“感情”这样好似鸡肋的黑暗能力,在白天的世界获得人类的喜爱成为名演员却轻而易举呢。这一句台词应该颤抖着表达爱意,那一眼注视蕴藏的嫉妒…只要明白剧本的每一处需要什么情感,运用能力就能调动自己的感情恰到好处表达出来,这就是——支葵雅美,不,“长泽雅美”能饰演无数感情丰沛而活灵活现的角色的秘密所在。

然而,过多的使用“感情”的同时,疑惑在心中愈来愈大。在“长泽雅美”完美演员面具之下的支葵雅美,真正的感情是什么呢?对元老院下达的“额外工作”也好,对大伯父安排的会面也好,雅美都按照正常剧本走向选择了顺从,运用能力为人类高层和元老院牵线搭桥,也为支葵家带来助力与盟友。嘛,毕竟“感情”不止作用于自身,稍稍认真一点还能影响别人啦。

调动自身的感情,操纵他人的感情,支葵雅美——感情的操作者,逐渐失去了表达真心的能力。从表面来看,她失去了能打动观众的真正感情,演员失格。

Love  Song 1.

直到她望进了一双红蓝异瞳。夜宴上正在与伯父授意的贵族吸血鬼虚与委蛇,脸上是人类杂志评选出的“治愈一切的笑容NO.1”,贵族开的玩笑着实让她无法接受,只好掩了嘴略显尴尬的别过脸转向阳台那边。

然后猝不及防的撞进那双充满兴味,深处却是万年不化的郁色异色瞳。啊,真好看呢。就像经纪人祥子小姐偶尔秀出的咪酱一样。

稍微走了一下神,面前的贵族也发现了,稍微有点生气的伸出手抓向她的手腕——“雅美小姐,之前说的事情还请——!!”

“阿拉,似乎打扰到你们了。”一只手突然从身前绕过,搭在她礼服露出的肩上,把她带入身后的胸膛。

——完全反应不过来!这种强大的威压是谁!什么时候在后面的!尽管内心已经纠结成一团乱麻,既为眼前贵族的咄咄不放,也为身后不速之客的闯入,雅美还是摆好了自己的笑容,疑惑又无辜的稍稍转向身后,“您…?”

未竟的话语止于另一只手绕上了她的腰,整个人被紧紧扣在来人怀里,接着肩膀稍稍下陷感受到了重量,一个苍白的下巴从后面压了上来。在短暂的沉默后,宴会上的众人纷纷俯身行礼,一声声“玖兰大人”、“李土大人”中,下巴的主人又将头埋进了雅美的颈窝,凌乱卷曲的黑发撒在胸前有些痒,雅美却丝毫不敢动弹,有温热的东西轻轻拂过她脆弱的脖颈,只要一用力支葵雅美就会化作一地飞灰,但等级的压制让她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的举措,就算是下意识的运用她无往不摧的能力试图影响感情也好比传送到一半就失去行踪的信件,不知所踪。背后的人发出了一声轻哼,然后终于露出了獠牙,咬下。

Love  Song 2.

再睁开眼时已经身处一间黑暗的卧室。失血过多的后遗症让雅美还有些晕沉沉的,陷在柔软的床铺中努力睁开眼睛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没看到自己的床幔,不是在自己家中啊。难道是被宴会主人移到了客房中?说起来,真的好饿啊。因为饥饿无心运用能力,脸上不见笑容,说是面无表情也不为过,眼底微微泛起红光,准备起身寻找食物。

然后一只手——啊啊真熟悉的场景啊,这只眼熟的苍白而骨节分明秀长的手拂开雅美额间的红发撑在她脸侧的枕头上,进而一个身体覆盖上来占据了她整个视野。即使没有灯光雅美都能看清那左红右蓝的眼镜。

“终于醒过来了呢,雅美。”玖兰李土,没记错的话被吸血时一直都听到这个名字。玖兰家的家主,level A的君王,好像惹到了麻烦的大人物。昏迷后为什么没有被同行的伯父带回支葵家也有了解释,被毫不犹豫的扔给了这家伙。总觉得要完,继续失血的话level B的自己就此死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那样的话祥子小姐会因为找不到即将开拍的电影主演而抓狂的吧。无法集中精神,放任思想散漫开来的雅美平躺在床上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死活。成为纯血的饵食,一点都配不上名演员的糟糕死法。

“是因为失血而无法做出反应吗,真无趣啊,”已经碰触到脖颈的獠牙又收回,转而在自己的手指上咬开了口,屈尊降贵般伸到雅美嘴边,“来吧,好不容易得到的玩具可不能轻易坏掉。”

支葵雅美在纯血种的血液流出的一刹那眼镜就红到发光,却犹豫着确认玖兰李土允许她进食的语气不似作伪才张开小嘴,让手指深入,剐蹭着她敏感的獠牙也追逐着羞涩的小舌。但很快,沉醉在血液的香气中她很快不满于被动的地位,用刚恢复的力气一拉一压将两人换了个位置,埋头舔舐手指上的血液,又不满足的用细牙扩大了伤口以得到更多的血液。

而玖兰李土,不知是受到了她随着力气恢复就运用的能力影响,还是本就放任,轻笑了声倒也纵容了她对纯血种的不敬,空出的一只手将蜷成小兽般的雅美揽入怀里,侧脸压上坚硬的胸膛,红发散漫开来还饶有兴趣的捉了一缕在指间把玩。

Continued  Story

后来的故事就很俗套了。几日的互相喂食后雅美因为工作离开了玖兰李土的住处,高贵的纯血种在她胆颤的细小喃语中得知了工作地点,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就放她离开。

——    ——  ——  ——  ——
可能没有后续的即兴之作。

脑洞来源于补新漫画莉磨的回忆里支葵妈妈真的是很漂亮优雅的女演员,到第二季时间线露面的时候却怎么都觉得精神不太好恍恍惚惚的,唏嘘不已——关于血族可悲的爱情,残酷的等级压制。另外就是,我还蛮喜欢漫画里塑造的李土,真的和动画里的傻逼boss不一样求求你们看原著不要相信魔改动画啊!那一头卷毛深得我心,异瞳也是戳爆了我的萌点,然后我对长得好看的反派有特殊情节。

尽管如此,我不得不强调我的观点——玖兰李土不懂得爱,也不配拥有爱人。这篇脑洞在我的设想里,李土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爱上雅美的,一开始是因为“笑容”像树里而稍微有点兴趣就啃了一口,没错就是有替身这种狗血梗,后来是各方面推动,元老院也好支葵家也好树里悠也好,当然雅美也是很有魅力的女性啦,成功让李土对她很有xing趣的。但是李土执念一直都是树里啊漫画也没交代为什么可能玖兰家就是盛产妹控而李土只是变态一点的那种吧,总之,李土去抢优姬然后失败身体成渣了,gg。

再来是我设置的雅美。雅美喜欢李土吗?喜欢。爱吗?她已经疯了,不记得了。为什么给了她操纵感情的能力,甚至这玩意我都没详细想设定反正你们记住她能改变自己的感情影响别人的感情,一定程度上说是思想也可以,当然,等级压制,对李土的影响不存在的。漫画也好动画也好,支葵妈妈提起李土,说千里长得越来越像那个“混蛋”,怎么都觉得有些许哀怨呢。但又面无表情的太冷静了,于是设定雅美曾经喜欢李土,嘛毕竟是除了偏执没啥缺点的level A啦。雅美甚至在演员生涯里抽出一年孕育了千里。但李土这家伙吧,就像龙卷风,来的快又溜的快留下一地狼藉,他可能无意识撩过雅美,雅美心动了,但他永远不会安定下来付出真心,而雅美,也在受够了之后终于选择离开。她还是那个千里话语里“任性”的她,在李土身体成渣之后,她选择把能力作用于自己,试图完全剔除自己对李土的感情。失败了,雅美失去了所有感情,甚至常常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凭本能带着小千里离开支葵家独自住在外面拒绝外出,彻底退出荧幕,精神欠佳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身体又渴求所爱之人的血液,而千里体内有那个人一半血液。总之就是雅美和李土单方面切断关系把自己搞得很惨啦。

然后第二季时间线李土好不容易又见到了儿子又顺便借了千里身体复活,回学校前去看了一眼雅美,但雅美刚好在发病神情恍惚对他毫无反应像个人偶一样,李土觉得无聊又想着搞定优姬更重要于是想着以后再来把雅美接回去慢慢玩。然后,就彻底便当了。

雅美在一瞬间有所感应,不过很快又恍惚了,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难得清醒的地步。过几年,就是新篇的时间线,雅美熬不下去了,成灰。到底是绝望于从未得到李土的爱也好,还是放心于儿子千里和莉磨过得很开心也好,自由心证。

一句话概括情感走向:
我不再爱他,这是确定的,但也许我爱他。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
                            

—— —— —— —— —— —— ——
开放二次创作授权。
愿你做个甜蜜又绝望的美梦。

评论